会员名单
上一页 1 2 下一页
新闻详情

我国新一轮支持中西部发展新政将密集落地

来源:《经济参考报》

作者:班娟娟


我国中西部地区经济增长势头强劲。国家统计局16日发布的31省份2019年前三季度GDP数据显示,中部六省GDP增速全部“跑赢”全国,西部地区表现抢眼,云南、贵州、西藏GDP增速位列全国前三甲。


《经济参考报》记者获悉,新一轮更大力度支持中西部发展新政将密集落地。新政将着力在基础设施建设、产业承接转移、优化利用外资等方面做文章。将重点开建一批高速铁路和公路重大项目,打造多个国际航空枢纽,提速推进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。此外,加快出台更具吸引力的中西部承接产业转移新政,动态调整产业指导目录,优先增设一批综合保税区。不少企业已在抢抓机遇加快布局。


“中西部地区经济增速领跑全国,其中在固定资产投资层面收益较大。特别是基建增速较为稳定甚至呈现走强趋势。作为稳投资以及基建补短板的重点,中西部基建仍是未来一段时间的发力点。”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章俊对《经济参考报》记者表示。


交通基建方面,国家发展改革委新闻发言人孟玮近日表示,发改委将会同有关方面,聚焦精准投资和有效投资。铁路建设项目在我国中西部地区还是短板。要以中西部地区为重点,持续推进高速铁路“八纵八横”主通道,完善干线路网布局,抓好在建项目建设,督促项目资金及时足额到位,加快形成实物工作量。


中西部不少城市正蓄势发力。国务院近日批复原则同意修订后的《重庆市城乡总体规划(2017-2020年)》,要加快公路、铁路、机场和港口等交通基础设施建设,把重庆市建设成为长江上游地区综合交通枢纽和国际贸易大通道。


此外,重庆市政府、中国民用航空局日前印发《重庆国际航空枢纽战略规划》(2019-2035年)。郑州等中西部不少中心城市也就加快打造国际航空枢纽、发展临空经济,频频作出部署。日前印发的《成都市推进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促进南向开放合作三年行动计划(2019—2021年)》则提出,建设成都陆港型国家物流枢纽,加快建设成都天府新区、自由贸易试验区和重要口岸。


企业也在加快布局。11月16日,山东港口甘肃(兰州)内陆港揭牌并启动。据悉,围绕助力中西部经济发展,山东港口在西安、乌鲁木齐等地布设3个“内陆港”,开辟新鲁韩双向物流通道,新增集装箱海铁联运线路7条。


优化经济结构、承接产业转移则成为支持中西部发展的中长期施策重点。2010年国务院颁布《关于中西部地区承接产业转移的指导意见》之后,国家先后设立了8个国家级承接产业转移示范区,已经形成了一些比较成熟的做法与经验。


10月14日召开的部分省政府主要负责人经济形势座谈会强调,支持促进中西部承接转移。据了解,国家会为中西部承接产业转移研究出台更有吸引力的政策。中西部地区也将进一步优化营商环境,创造更好条件承接东部产业转移。


在专家看来,中西部资源丰富,承接产业转移空间巨大,在特色农业、能源、军工机械等方面均具有优势。“以能源行业为例,煤炭、水电、风能、光能相对优势突出,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下集中优质资源,是提升产业竞争力的重要路径。”厦门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孙传旺对《经济参考报》记者表示。


提升软硬件环境、发挥人力和土地成本优势等成为加速产业承接的关键。“要激发企业主体活力,为开办企业、要素获取等提供更大便利,提高资源配置效率。在提升国有土地集约利用方式的同时,加强土地使用权转让与出租,激活产业园区能动性。激发区域人才潜力,提升存量就业人员素质与技能,通过‘筑巢引凤’吸引更多优秀人才,增强中西部发展的核心源动力。”孙传旺说。


在打造对外开放新高地上,中西部也将迎密集利好。新修订的《鼓励外商投资产业目录(2019年版)》指出,支持中西部地区承接外资产业转移。其中,中西部目录进一步增加了劳动密集型、先进适用技术产业和配套设施条目,加大对中西部地区承接外资产业转移的支持力度。“资金预算和财政专项将继续向中西部地区倾斜,并动态调整中西部地区有关产业指导目录,对中西部地区优势产业和适宜产业发展给予必要的政策倾斜。”商务部研究院副研究员庞超然对《经济参考报》记者表示。


国务院11月7日发布的《关于进一步做好利用外资工作的意见》提出,提升自由贸易试验区建设水平,提升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开放平台引资质量,在中西部地区优先增设一批综合保税区。11月8日,中西部地区首个以航空产业为特色的综合保税区——西安航空基地综合保税区正式封关运行。


“我国共有18个自贸试验区,其中包括河南、湖北、重庆、四川、陕西、广西和云南等7个中西部自贸试验区。综保区方面,1-9月,全国综保区进出口总额2625.6亿美元,同比增长6.8%。其中,中西部进出口总额为117.5亿美元,同比增长25.1%,增速超过全国平均水平。辐射效应和带动就业效应都比较明显。”庞超然说。


不过,庞超然也指出,中西部综保区发展也面临一些问题,比如,交通物流不便利,综合生产成本偏高;优惠政策利用率不高,部分区域企业入驻有一定盲目性;对外开放受地域限制,外资企业投入占比较低;区内外政策配套有待加强,政策合力尚未得到有效发挥;产业发展缺乏有效规划,部分综保区单一产业占比过大。这些都将是下一步要重点完善之处。


支持中西部更快发展需要多策齐发。“要深入推进西部大开发和促进中部地区崛起的政策措施落地,建立区域战略统筹机制。以重庆、成都、武汉、郑州、西安等为中心,引领成渝、长江中游、中原、关中平原等城市群发展。以承接产业转移示范区、跨省合作园区等为平台,支持发达地区与欠发达地区共建产业合作基地和资源深加工基地。还要探索建立区域合作新机制,健全区际利益补充。支持川渝等省际交界地区合作发展。逐步缩小东部地区与中西部地区公共服务差距等。”庞超然说。